繁体版 | English Version
 
 
 

[顶] 联系我们  

[顶] 联系我们  

[顶] 中心介绍  

INFO  

 
     新 闻 中 心
并存的脆弱与坚强——一名康复中心义工的自述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08-3-2 22:28:10 阅读:2529


 在人们的内心里,脆弱与坚强是以一种完美而巧妙的结构并存的。谁也不知道,当这结构之中的某一部分消失了,人们又会用怎样的方式重新填补它——除了那些身临其境者。——题记

 初到儿童脑瘫康复中心时,我竟感到一种游乐场的味道——成堆的玩具、模拟的楼梯、软软的垫子,还有暖色调的墙壁,一切很温馨。
 除了带领我的医生哥哥,这儿的大家或许都以为我是某个孩子的姐姐吧。但当我义工的身份被识破后,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都尊称我为阿姨,让我好奇而尴尬。原来来到这里的凡是没结婚的女孩子都被叫做阿姨,而男孩子都被叫做叔叔。在他们的眼中医护工作者是神圣的,就连来帮忙的我也包括在内。我感到了一种很有压迫感的尊敬。
 我不能为孩子们做康复治疗。我的职责就是在孩子们做治疗的时候和家长一起陪伴着他们,哄着他们配合治疗。
 做作业
“对啊,我们天天都陪着小孩来做作业啊!”,雅星的妈妈笑着对我说。
“做作业?”
“就是做理疗呀。”她依然有笑意浮在嘴角,却怎么也传达不到眼睛里了。她抱起雅星,摸了摸他的头。
 雅星刚刚在我的陪伴下做完了今天的“作业”。他进步了很多,但依旧不会走路。医生哥哥帮他做功课的时候换了很多的形式,从易到难,还要兼顾雅星的感受。我掂了掂做理疗时绑在雅星身上的沙袋,很重,尤其是对一个孩子。在做最后一个动作的时候,雅星都差点累哭了。
 房间里只要有一个孩子哭就会很吵,因为地方就这么点大,一字排开只能安排五个孩子,六个的话垫子就不够长了。就在这么点大的地方,却挤着七、八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还有医生……这就是做功课的主要场所。
婷婷比雅星大一点,他们的妈妈总会叫他们互相比比谁先会走路。婷婷的腿伸不直,除此之外,她就是个漂亮而腼腆的小姑娘。婷婷的功课有一项是压腿,对她而言这是痛苦的。
 我陪在婷婷身边。我觉得她是懂得的,懂得为什么要做理疗。她小小的脸上刻着忍耐的痕迹,但在眼眶打转,甚至滑落的泪水总是无法掩饰地暴露她生理与心理的脆弱。“前两次都没哭,怎么今天哭了啊?是不是跟阿姨撒娇啊?”婷婷妈妈边擦去她的泪边说道。
 是啊,她是需要撒撒娇了。生活遇到困境时我们总在寻求温暖,况且“婷婷们”始终挑战着眼前的困境还有自己的极限。撒撒娇是最可爱最直接的寻求温暖的方式了。
 “我的工作就是陪着他。”
 没轮上做理疗的孩子们会在家长的陪伴下做一些简单的运动。我一眼就看到了康俊。他五岁了,却是个瘦弱的孩子。他的爸爸穿得很随意,稀疏的头发显示着他的年龄与比同辈人更多的辛劳。他爸爸显然是个苦水往肚里吞的闷葫芦,难得有陌生人愿意听他讲他的疲惫与高兴显得很是开心。他说,他中年得子,却因妻子早产还有胎儿缺氧导致这个孩子的中枢神经发育不良。“看到暖箱里的宝宝蹬腿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健康的孩子,没想到竟是脑瘫啊。”他的语气很平淡,用手逗着孩子做球操,而我却感到一种凄凉。
 康俊瘦得不可思议,显得他的脑袋很大。他笑的时候是歪着嘴的,虽然无声,却也真实。若不是康俊会思考,会接受外界的信息,他的境况就比植物人好一点,还得忍受浑身顿时僵硬的痛苦。
 “他爱看那个喜羊羊,还有篮球、足球、斯诺克什么的,好莱坞的枪战片也喜欢呢!”“这孩子记性好……”康俊爸爸断断续续地讲了很多,直到轮到康俊做理疗按摩。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我问了康俊爸爸一个蠢问题:您不工作吗?话一脱口就后悔了,我紧张了。没想到他的回答让我震惊:“我的工作就是陪着他。” 他们走了,我的心却哽咽了。是啊,他的工作就是父亲啊。
                      脆弱的境界·坚强的境界
 在人们的内心里,脆弱与坚强是以一种完美而巧妙的结构并存的。那就是平衡。人在磨砺中会更坚强,也会更脆弱。两者并不是此消彼长,而是势均力敌。我们就生活在这种临界的边缘。
脆弱可以被掩埋得很深。
 大人们因为孩子的病而结交成朋友,笑着谈着孩子的细微变化,眉飞色舞。他们看上去好乐观。我问医生,迄今为止有没有治愈的。他说有,但仅是几个症状轻微的。我没有再问下去,显然剩下的症状都不轻微。我并不知道医生有没有把这告诉家长们。旁观者的我听着这话都泄气与沮丧,更何况是他们呢!
 又有几个新的孩子来到了康复中心,家长问医生哥哥能不能治好。我不记得他当时回答了什么,我只记得当时激动的我拼命地要告诉他们病患身边的人绝不可以放弃希望,如果连最亲近的家人都放弃了,那就真的没救了。我忘了我说了多少遍,也不知道在这个嘈杂的环境下他们听见了没有。我分明感觉那话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我分明感觉到了一种无力的脆弱:我的信仰如此的脆弱,脆弱到需要编织在未知的可能性上。那脆弱何尝不藏在我身边那些眉飞色舞,看似高兴的大人心里,只是深深地被掩埋了起来罢了。
 坚强可以被掩埋得很深。
 我很惦记雅星,中午之前我终于又找到了他。他正把玩着一瓶“养乐多”,看到我来了,高兴地把它递给了我。婷婷妈妈也在,故意问他:“雅星,阿姨也想喝,给我好吧?”“不要,不给你,给姐姐阿姨。”他说得很认真。姐姐阿姨是他叫的,因为我对“阿姨”的称呼不适应。我很感动。
 或许我们很容易被眼泪征服,因为哭声一片正代表着他们的脆弱。可是那是站在门口看着玩的外人才会说的话。我发现,没有一个孩子(除了几个月的婴儿)会在哭的时候停下医生叫他们做的训练。像婷婷,她一句话也不说,疼的时候就用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边和她妈妈的裙子,咬着嘴唇一副拼命的样子。很可怜对吧?那是表象!那是一个孩子正在用尽她最大的忍耐!她只有坚强起来才会有最终忍耐的持久和训练的成功。那是一个孩子正在挖掘她最大的坚强!只可惜大多数人只用眼睛感受他们,而非心灵。眼泪阻碍了我们的思维,忽略了表象背后的坚强。所以,坚强也被掩埋得很深很深。
 不同的是,一些脆弱是承受者本身掩埋才令世人看不清楚,而一些坚强是被一些人掩埋才令更多的世人看不见。同是掩埋,却是不同的境界。
 
 脑瘫是这些家庭让脆弱与坚强的平衡崩塌的原因。我并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方法去填补平衡的空白。我不可以猜测。我只知道所有来康复中心接受治疗的家庭都已重建平衡了,不然仍会处于疯狂或低迷的状态。只是此平衡绝非彼平衡而已。
 让脆弱与坚强的平衡崩塌的原因并不只是脑瘫而已。并存的脆弱与坚强是一种动态的人生境界。人人都会经历平衡失调的时期,恢复得有快有慢,恢复的方法也因人而异。我们总在这动态的平衡中找寻自己的立足点,寻找新的平衡,新的境界。
人总是这样:脆弱里包着坚强,坚强内透着脆弱。这就是动态的人生境界。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7 上海市脑瘫康复网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 虹口区残疾人康复中心 市一康复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上海市海宁路 100号(武进路85号) 联系电话:021-63240090 总机转 电邮:admin@41kf.com  联系人:陈世动医生、刘合建医生
☆☆☆市一康复网 上海小儿脑瘫康复QQ交流群1:34983528(已满);群2: 29087117;儿童康复专业人员群:25897886。●ICP证: 沪ICP备07009002号●
 
 
更多